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gylzzkF

把日子过成诗,简单而精致。

 
 
 

日志

 
 

生之艰(更新中)  

2012-10-29 23:39:33|  分类: 修心养性慧思悟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原·毅健微博选摘  幽兰编辑整理稍作修改  

 

   2012年10月11日 - 空谷幽兰F - kgylzzkF

 

题记:漂泊的鱼写着水中的字。看见的人,恐惧了;看不见的人,消失了。海水变成了眼泪。。。。。。

                                                                                                                                        ——安妮宝贝

 

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永恒。

如果它流动,它就流走;如果它存着,它就干涸;

如果它生长,它就慢慢调零。——毅剑《奔赴地狱的征程》

 

长命百岁也好,青春夭折也罢,能够涉入这几千年浩如烟海的人文之河,

成为一朵浪花,成为一个生命跳动的瞬间,

能够真实地拥有自己的一生,我们总是应该感到庆幸的。

 

世间之事,本无定数。

佛曰:因缘。道曰:契机。文人曰:缘定三生。

从虚无中走来,又将回归虚无中去的我们,自然有幸活此一生,

带着自己梦的余温,我们又将给这个世界留下点什么?——《奔向地狱的征程》

 

事实上,我们奔赴地狱的征程,也是我们所谓走上天堂的道路。

 

我听到风的声音雨的声音,星子和雪的对话。

穿过厚重的日子,我将手臂张扬,长成一棵树的姿势眺望远方。

捎口信的人走来,他告诉我一只鸟它正在路上。

它终要在我的掌心筑巢,让我捧着那巢,捧着它和它的鸣叫,一起呼唤久违的春天……

——毅剑散文组章《风过黄河》题记

 

有一种鸟,他生来就是飞的。

命中注定他不能停下来,停下他就会落地,触地他就会死亡去——

我想这应当就是人们常说的宿命。

 

时间如雪,它能覆盖一切。

但生命的阳光渗射之后呢?

记忆又会不会像疯长的野草淹没心的原野?

 

每一条河流里都没有一滴多余的水,

他们独立而又密不可分,

总是相互拥挤着一起往前跑。。。。。。

 

风,这位生性无羁的旅人,

他跋山涉水,穿越洪荒的脚步,掠过千年时空,跨过万古岁月,

一路跌宕、一路高歌、一路疾奔的身影如湍湍急流,似飞速闪电。。。。。。  

 

世事苍茫,总是有无数的人如飞蛾扑火般飞向生命的天空,幻想着浴火中的重生:

前世的心爱与仇恨,后世的陌生与淡然,终归还是看不清,也摸不透。

有的依然只是一片灰烬中的烟尘。。。。。。

       

三千繁华,百年过后,不过一捧黄沙……

风来浪涌,云去星落,一切的一切,穿越喧闹和噪杂,终要归于平静。

 

有一种在南美洲生活的鸟,是世界唯一可以倒退飞的鸟,叫蜂鸟。

时光一如鸟类,只能前行。

而如果,如果真的能改变这个无法倒退的格局,

像蜂鸟一样的时光倒退了,是否就能飞回原点?  

 

我穿过风,穿过火,穿过生命中最最坚硬的石头。

我穿过世俗的生与死,穿过灵魂最最深处的钙质——

只为了要找到你,但是我却一直不知道,你,其实就是我自己。

 

你害怕孤独,却又一直个人悄无声息马不停蹄地赶路;

你害怕黑暗,却又义无反顾的熄灭了那只属于你自己的灯。

一匹穿越生命极限的马,他寻找草原,却又闪电般地穿越草原......

 

我害怕孤独,直到我学会了独自享受孤独,从中寻找平静的快乐。

我害怕失败,直到我意识到,失败的只是事情的终结,而不是整个人生。

 

小时候摔跤,总要看看周围有没有人,有就哭,没有就爬起来;

长大后,遇到不开心的事,也要看看周围有没有人,有就爬起来,没有就哭。

 

我与一个叫作夏天的男子相遇,

他让我懂得了——成熟、稳健、执着、责任、动力和勇气......

 

我希望你在我的心目中一直是那只鹰的形象,一直是。

纵便你真的成了一只普通的鸟儿,但也要记住:努力保持属于自己的飞翔高度。

 

那是只属于一匹马的世界——

一匹挣脱人群和喧嚣、回归先祖栖息地的野马,

他从此行若流云——

我们能够瞩目的只有他的四蹄,

只有他蹄下遥远的山岗和地平线,

永远的绝美,亦永远的不可触及——

   

穿过岁月深处的长廊,

你悠远的箫音能否荡起今生的情韵,

让执剑远行的我蓦然回首?

暮霭沉沉中,遍地青草间,箫声绵绵,剑影闪闪,

我们用生命相伴的过程,奏出一曲千古绝唱。

 

一万年过去了,我用力奔逃着,

穿过密密的消失了风的丛林,

趟过一条条曾经清澈现在依然清澈的河流,

跨过一道更比一道高的山岗,

我来到了荒漠。

大漠用它漫天席卷而来的黄沙迎接我。

这时,我感到了自己的渺小和卑微。

我发出最原始的叫声,我仆伏在地上,听任狂沙割宰着我的脊梁,

我知道我是这个世界的罪人。  

 

走了太多的路,遇了太多的人,说了太多的话,文字——

依旧那么苍白,那么无力,但依旧把心事寄托在文字里。

习惯了悲伤,习惯了一个人游离于夜晚的星辰。

 很多人、很多事,一直沉默,不愿提起。

一转身,便成了陌路,各自遗忘在时光的隧道里,有谁——

还会想起曾经有那么一个人呢?

 

感谢还能记得我。

一声低语,在广袤、嘈杂的世界里,如此简短、颤抖和无助,若有若无,像是没有说出——

像一棵草感谢从前的另一棵草,像一个日子感谢从前的另一个日子,

像爱感谢爱,像等感谢等,感谢还能记得我……

 

许多年前,我一直在为自己写作;

许多年后,我更多的是为别人写作;

现在,我更多的是看别人写作;

将来呢?不知道将来有多远?又会有多远?

我想,写作就像我生命中的某个人,离我总是忽近忽远,

但又不像某个人,远了就真的远了——

远远的,恍若隔世的心跳。

 

每写一个字 ,我都好像是在和自己的过往决别一次一样;

每一次, 我都念了自己的名字,

那些镂空雕花的回忆和我轻纱幔帐的秘密 一一褪去,

留下慢不经心的思念穿过空洞的岁月。

那些水,那些看得见和看不见的水四处漫溢,

渐渐的将我淹没,并一直淹没下去—— 

 

你再也看不到属于我的文字,

永远看不到属于我们共同的文字,

我把自己投进另一个世界,

就像雪花飘进一望无际的水里.......

 

那诗歌的精灵原本就应当在浮华的魅影里吟诵梵音,

却不想总是被一堆文字垃圾所淹没。

那些古朴纯美、形如积木般的祖先们创造的文字,

原本就是用来歌颂美好、抒发感情和记录真实,

如今,是谁使它变成罪恶、无耻又肮脏,

无端让它承担了谎言和粉饰的沉重?

 

我知道,我童年揣在怀里的那支枪它一直存在,

许多年来我没有发射子弹并不是没有子弹。

没有人看得出我一直在擦拭并不是我没有擦拭。

它们在我身后的另一个世界里闪亮,在我转身随手可持的空间,

一支枪的力度将洞开我身前与身后的两个世界。

当然,我也可以一直就这么揣着,就像我一直揣着的梦想,

总是遥遥无期——

但我依然恒守着子弹的速度和洞穿的能 力。

 

你的征程总有数不尽的坎坎坷坷,

因为幸运女神总是一次次与你失之交臂,

凄风苦雨中你倍受煎熬,苦捱硬撑。

生活总安排如此的日子让你消受,

让你一无可往的前程、一无可退的归宿,

这是上苍在督促你认真修行人生的学问,

激励鞭策你去开拓一条真正属于自己的人生之路。

 

生命的开始不过是一场早已写好的结束。

我们都是带线的玩偶,向着那写好的结局一路狂奔,直到,穷途末路······

 

没有人能看得到的泪溶入水里依然只是一些晶莹的水。

就像风裹在风里,云汇入云中。

也犹如一天天远去的记忆,在日子的深处,终不可触及。

  

总是习惯于望着火车远远开走,

总是习惯于望着路轨亮亮的伸向远方······

总是习惯于感受着自身的单薄和渺小,

总是习惯于感受着道路的艰险与漫长······

山在云深处,海在雾深处.....

 

那些荻花,说飘散也就飘散了,

在这个渐渐深陷的秋日,

成熟抑或称之为死亡注定的不期而至。

就像许多年前你没能握住的那只手,命中的无法挽回——

没有人让一滴淌下的泪再重新回到眼里,

一片卷曲的枯叶注定找不回自己曾在枝头的鲜绿,

以及那一直摇摆着的鲜绿着的梦。

 

是的,那盏灯,一直在你的心头亮着。

还有什么可怀疑的?还有什么放不下?

一切终会归于平静。

千年后注定的擦肩而过,就像千年前注定的彼此陌生。

没有时间祈祷忏悔,一切都在路上,

正如先哲所说:行走的狗,总会遇到骨头。

 

我想,也许真的老了,

不然为什么总是喜欢秋天如血的残阳,向往那种苍凉的景象?

尽管在年少时,也曾羡慕鹰的飞翔,

甚至向往他最终不幸的滑落像一颗流星的闪光,将生命跌撞在山岩之上。

那种面对死亡义无反顾的精神,总让我觉得真实而悲壮。

我想,不管活着还是死亡,至少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和努力地争取什么。

 

很难看清黄河,很难融入黄河,几千年的黄河一直流在自己的故事里。

我们走近抑或走过,就像她的一滴水随风扬起、落下或者飘走,这对于黄河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们来过,并曾经高高的飞翔,抑或不可挽回的滑落。。。。。。

 

 

2012年10月11日 - 空谷幽兰F - kgylzzkF

一路行走,没有人相伴终生,自己是自己的灯。。。。。。

 

 

道路,总需要小心翼翼地来走;

事情,总需要认认真真地去做;

诗文,总需要温暖而真情地书写;

日子,也总需要痛苦又快乐地度过……

  

一些叶片落了,一些花朵才开放;

一些果子烂了,一些果子正在成长;

正如一些人离去了,另一些该来的人最终到来一样。

 

世界真的很小,好像一转身就不知道会遇见谁;

世界真的很大,好像一转身就不知道谁会消失。

 

这是一个美丽而又遗憾的世界——

所有的人都在寻找,并在不断寻找中不可躲避地迷失。

 

很多人不需要再见,因为只是路过而已。

遗忘就是我们给彼此最好的纪念。

 

一些人注定是让你用一生来忘却的,

就像另一些人注定都是让你用一生来想念一样。

 

有的人你看了一辈子,却忽视了一辈子;

有的人你看了一眼,却影响了你一生。

有的人热情地为你而快乐,却被你冷落。

有的人让你拥有短暂的开心,却得到你思绪的连锁。

 

穿行在历史深处,

叠印的刀光剑影如尘沙飞扬,

一代代帝王如厚重的落叶,

时光中的日子缀连成万古跌荡的岁月之水,

我泛舟水上,一直寻找着那位叫做唐诗宋词的女子.......

 

许多的日子里你都在拼命地寻找一个人。

你不知道那个人的方向,

不知道那个人正望穿岁月和日子,

在海水亲吻的另一边无言地守候。 

落叶不是你唯一的行李,

你被风撕扯着赶路的脚步,

却又不是那个人在用心倾听着的唯一的声音。

 

一些人不是想走近就走近的,人与人相处,一半是机缘,另一半是情缘。

错过一个人也许就会错过许多人,

错过一件事也许就会错过许多事,

甚至于一生中最重要的一些人或事。

一个人凝望另一个人的目光,需要另一个人感知,

望久了那目光会由深情期盼变得苍白无助和呆滞无望。

 

人生就像一列车,总有形形色色的人穿梭往来,

你也许会在车上遇到许多你自以为有缘的人,

总会有人从这列车上上下下

当你最终也要下去的时候,你挥挥手,

一转身你能记住的只有回家的路。 

 

拥有的时候,我们也许正在失去;

放弃的时候,我们也许又在重新获得。

如果刻意去追逐与拥有,就很难走出患得患失的误区。

生命需要升华出安静超脱的精神。

 

可爱之人必有可敬之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可悲之人必有可叹之处......

我们无法改变这个世界,但我们可以改变自己。

尽管在一些人心中一直认为,世上最难改变的也许正是自己,

但至少,你不会伤害和妨碍别人......

 

在这世上,总会有人让你愤怒、让你悲伤、让你嫉妒、让你咬牙切齿······

并不是他们有多坏,而是因为你很在乎。

所以想心安,首先就要“不在乎”。

你对事不在乎,它就伤害不到你;你对人不在乎,他就不会令你生气。

你在乎了,你就已经输了。

什么都不在乎的人,才是无敌的。

 

在时间面前,一切如流水,情感也不例外。

生活注定不是旋转木马,原来的人和物不会再在那里等你

事过境迁,面目全非——

犹如我和你,命中注定错过的昨天和爱情——

再回首,只剩一片朦胧……

 

有时候,有些人不需要说再见,就已经离开;

有时候,有些事不用开口也明白;

有时候,有些路不走也会变长。

那些人,那些事,那些路,只是那些,只是那时候,都已是过往。

 

总有一些事,你注定来不及做完它;

总有一些话,你一直都没有机会能表达;

总有一些遗憾,你一生中都无法去弥补;

总有一个背影,你至死都不能放下;

总有一个人,纠缠着你的一生一世,犹如——你胸口的那枚朱砂。

 

来来去去的人群中,总会有些人有些景让自己愉悦,让自己留恋,让自己丰富饱满。

一路走来,或已错失,或已成陌路,甚至从此再难相见,

但那份美好却历久弥香,每想起,依然会满心欢喜,满心温暖。

看得习惯,莞尔一笑,欣然前行。。。。。。

 

许多事情,总是在经历以后才会懂得,比如感情:

错过了,遗憾了,才知道其实生活并不需要这么多无谓的执著。

 

人生中最坏的情形,不是你得不到你想要的,

而是你得到了,却发现并不是你想要的。

 

寻找一种感动,一直都在寻找。

走过、走过、一直都在走过。

最终的走过,会是我自己吗?

不知道我什么时间能够看着自己的双脚踏过自己的心,

我能真切地听到自己踩碎自己心的那种脆响吗?

你——又能否看到我此刻依然的无语和平静,宛如那一面封冻已久的湖水······

 

人与人在一起挤来挤去是很容易走散的。

往事如风,过去的人已经过去,

再也接触不到,也听不到声音,甚至连一声“再见”都无法传递。

就如生与死,一种完整到另一种破碎。


那些走过你生命的情感,

不管它停留你心中多久,都像另一些渗入你生命深处的水。

谁先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和时光一样,不能再回去。

世间没有原来的时空,有的只是你真实的生命历程和曾经真实的感动。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几天的行程我是在画一个圆。

事实上也正是这样,

我不但走出了一个完美的曲线,

而且还让近半周的曲线完整的重合在一起,

但我心路的历程,却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驿站和远方........

 

去一个地方,想念一个地方,都是因为那里的人, 而不是那里的风景。

一个城市会跟自己联系起來,也是因为那里有和自己相同的人,有你放不下的人,

很多时候,我喜欢了别人,她却不知道;

更多时候,我伤害了别人,我却不知道。

年轻时我们放弃,以为那只是一段感情,

后来才知道,那其实是一生。

 

一盏灯还亮着,但一首歌已经唱完了,

一场戏还没有散场,一份爱已经走到了尽头……

我们,谢幕,而新的幕又将拉启。

人生就是这样的吧,结束,开始,再开始,再结束……

无论如何,我们都将背负着各自的灾难和幸福,往前走,不回头。

 

一种东西的结束抑或消亡,本身就预示着另一种东西的出现或新生。

遥远的,只是一个影子,一个真实的影子,一个最终抑或永远的影子。

它的存在,正是因为它的永远的不存在。

 

怀念身后一个遥远的冬天,怀念那个冬天里厚厚的积雪,让我从此明白:

越是在接近寒冷的深处,越是倍感温暖的可贵。

穿过许多冰冻的日子,那遥远冬天的雪总是纷纷扬扬飘满我的四野,

使我在每一个人生的冬天里,都心存感念,并拥有一个温暖的最佳入口。

 

谁的手,敲响了新年之钟?谁的心还在冰封?

伫足于新年与旧年的结合部,时间的断层处斑痕点点。

新的一切开始了,旧的一切又可曾远去?

只有远远近近的足音是永恒的,在岁月的涛声中跌荡。

 

守岁人不需要火把。

在这个岁初和年尾的夜晚抑或凌晨,

他点亮心的烛光,想多年前的一条路,蛇一样的在身后弯曲。

他在等一个人,等一个穿越夜色的行者走来,就像等一个前世的约定。

他知道那是一个不存在的自己,但他依然深信,

他的走近或走远,都在沿着同一条河流抑或在同一片月光里。


曾经觉得自己是幸福的。

只是突然发现,自己的手心和手背都是冰凉的,竟然找不到可以取暖的东西。

在爱情面前,向寂寞低头。原来,爱与不爱都是寂寞的,爱比不爱更寂寞。

 

那些树,那些赤裸的树站在冬的深处,

他们在我目光的尽头,伸缩着属于自己的杂乱枝条,

犹如另一些人在另一些空间张扬的手臂,

他们在向天空祈祷什么?还是某种意识上的不屈抗争?

他们捧着鸟儿以及那些鸟儿们的歌,能否唤回心中久违的春天?

  

等待人去楼空,石头花开。

伫望烟尘散去,冻鱼醒来。

拥抱流年影子,旧梦释怀......

 

我现在才知道,你不了解一个人,还可以爱他; 

我现在才了解,你不爱一个人,还可以思念他。

 

幸福的关键不在于找到一个完美的人,

而在于找到一个人,然后和他一起努力建立一种完美的关系。

 

有一天,友情和爱情碰见,

爱情问友情:世上有我了,为什么还要有你的存在?

友情笑着说:爱情会让人们流泪,而友情的存在就是帮人们擦干眼泪。

 

 

 

  评论这张
 
阅读(246)|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