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gylzzkF

把日子过成诗,简单而精致。

 
 
 

日志

 
 

【引用】『一个梦,乌镇』  

2011-11-21 17:11:35|  分类: 文艺鉴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南昌雨荷《『一个梦,乌镇』》
  文/雨荷
           一个梦,乌镇『一个梦,乌镇』 - 南昌雨荷 - 雨荷轻吟

    西栅,没有一户住家。纯粹的景。独具。

    也许,来的是时候,典雅江南,承不起太大的动静。轻柔,一梦,在这里。

 

    寻一点与众不同,无人处,捡拾属于自己的一点东西。避开人群,逆了向行,果然,静宁闲庭,人不多,景深。于是,一个细节不肯放过。

    窄窄青石板,光洁滑亮。无一纤尘,不忍,一点污损了她。随处垃圾筒,筒上,顶一盆草植。流水、小桥……诗化的美,无处不在。连洗手间,也引人。山石屏风,竹水龙头,青木小拱桥,别具雅韵,水乡特色,美,在细处。 

     人在画中。   

    一步一景,空灵沉静,一切自在,一片天,一方地,全然属于自己。禁不得伸张臂膀,想拥抱什么。  

 

 

   『一个梦,乌镇』 - 南昌雨荷 - 雨荷轻吟

 


    木栅栏上,几点小草花,星形,爬满绿藤的花。一扇腰门内,一盆仙人棒,一把小竹椅,有坐上去的喜欢。

    灵水居里,只有青石板的踅音,或,一两声虫鸣,哗哗流水一路,树丛,枝间,石缝里跟……冷落的清秋时节,若大园子,幽谧空静。仿佛梦中。

 

    淡沁沁,桂花的香。 氤氲。

    睁眼,四处寻,一颗老树,深青的叶,黄粒点点,忍不得凑近,却嗅不出一点儿香。然那缕缕的清香,围裹了你,不得静止,无声无息地在飞,在飘,在流转,仿佛幽幽无形的韵,弥萦不散……忍不得又靠近一颗,再吸,还淡。

    许是太近,深缘此地此景,而不觉?

    蓦然,惊讶自己的恒茂园区,也是桂花飘香,却从没有这般的亲。原来,有的美,有的韵,有的香馨,要隔了距离,方能感受享受的。

 

 

  『一个梦,乌镇』 - 南昌雨荷 - 雨荷轻吟

 

 

    喜欢的不一定拥有,一节断桥,和着水里的梦影,也是圆满。良辰美景,秋水长天,古装戏台,一个梦,桃源的,世外的。了无烟尘。

 

    水湄,柳丝。廊桥……

    幽街寂巷。一臂左右宽的里弄,秦砖汉瓦爬满的青碧苔痕,弥散着岁月斑驳的余韵,让人兀自想多看它一眼。  

    小木屋一间挨一间,连成长条,一片一片。亲密无间。只是,一俯身,便时见两屋的紧连处,总有长条大块石,竖在低处,上面刻两家的姓氏,一界墙碑,利益分明。似乎小气,典型的江南小家风范。可是坦荡。

    无一处隐晦。可见的每一步都是妙,都是好。自在自由地走过,四通八达,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静静的,一切由了自己。一个空灵的净宇。 

    

    日过中午,人约黄昏。游人多起来。

    夜景。光影的世界,如梦如幻。如歌如诗,一种回归,一种隐遁。一种前所未有的静谧的梦美,令人不敢轻信,真真置了其间,真真脱了俗,离了尘,每一毛孔都舒开,一呼,一吸,尽情的,痛快淋漓的,说不出的,灵幻。 

    一份喜欢的宁,和静。景的美,有时,不是环境。 

     

 

    (二)

    有景,有物,没有住家。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哪寻?

 

    人说,东栅。

    东栅,有居民的景区,没有动迁。有人居的地方,便有空隙,有尘世的声音。热情的三轮车夫引你入进,并悄悄告你,住在景区民房,价虽高一点,算一算,依值。因为可省门票。

    于是,一大早,便随了人群,往里,渐渐,你感觉呼吸有点不畅,人如织如潮。一步一挪移,不觉不知间,一点点东西涌上来。哽住,你拼命吞咽。只不愿不想不说。 

    这里,没有其他景区的浮华。传统的手工作坊依存。许多的民间收藏展示。只是,有的需凭门票进。

    人心,无非这样。无穷的欲,总会于一定的时空里摆弄你。想要的太多,便总在矛盾。欲望,让你沉在它的深处,翻腾,无息,永不得停……

 

    许多细节,寻常景,一见,竟怔住,前世的亲。来过,一定的。只说不出的好说不出的熟悉。这样的水,这样的桥,这样的木屋,旧相识。

    临街的楼,镂空的窗,让人回到小时候,那童年的小阁楼,阁楼上的天窗,阳光照下来,一屋的灿烂。总在这样的光线里,姐姐为妹妹梳着小羊角,放飞黄蝴蝶……

 

    对岸,一位老妇人在木楼晾衣,那动作神情,多像姨妈,慈爱的笑宛在眼前……


 

    『一个梦,乌镇』 - 南昌雨荷 - 雨荷轻吟

 

 

    小石阶上,水边洗着抹布的老者,也钻入你骨里。一个镜头,想爷爷挑水的身影……

    盯了,目不转睛,一段时间,直等那些影转入屋,不见。隐隐一丝怅惘。人生,许多的无奈,许多的回不去啊。

 

    河边,总过去望水底。有下水的冲动。多久,没有亲近这样的水?没有站水里,恋水亲水?

    河里的洗衣玩闹,二十年前的梦境,依稀。那一个小木桶挽在左臂,右手拎一块洗衣板,黄昏的夕阳照在身上,老家的东湖岸边,小姐妹们,一起邀约,一同下到水边。

    人多,石头少。总要等着,于是,边上便漂石子玩。……日头落下,天黑了,园子塘边里无了大人,便有点冷寂。于是,放声叫着,唱起歌……

    青涩的歌。一路。青翠的梦。一片竹林,静静的,深深吸,清芬的气息,久久不忍移。

        

    

     (三)

 

   来了,便不曾离开。梦里水乡!

   古镇,一个经典,一段传奇。一首唐诗,一卷字画,墨宝真迹,被细细收存,妥善安在了心底。

   喧嚣的尘世烟火。静空的仙境桃源。东栅。西栅。现实梦境叠合交替,分不清。只,潜在的隐隐的,心的深处,合了掌……

    深深的爱。

    前世今生,一个永恒的美好!因为过往,因为向往,因为喜欢,因为牵魂动魄。

 

    『一个梦,乌镇』 - 南昌雨荷 - 雨荷轻吟

 

    缫丝坊,看一个个白团抽丝,当丝被抽尽蛹尸露出来,一阵恍惚。

    生命的丝,竟裹了自己的尸。那一个放飞的梦,半路折碎。想那生灵,成蛹,吐丝,决料不到自作的茧,会把自己活活困住。

    可是,依然,依要吐丝,依要破茧,依要成蛾,依要飞向自己的梦境,即使焚毁,成灰,也一往向前,扑过去。那是生命的不死追寻,那里有无比的奇灵与温馨。

 

    人生,何曾不是寻一个景,一个温暖的梦之旅。

    为一个纯粹的梦……铸梦的人不无用心。净空一个纯粹永远的梦,为长久,为珍存,西栅居民,全迁出去。甘愿奉献,甘愿付出。

    只是,这世间的美好,真能永存?一片景,一个梦,在人静优雅中显出又遁隐……  

   

    河岸边,静静呆呆,一句话不能说。 

    远远的,古道。运河。一条接一条的船驳,长长牵引,蜿蜒的过来,又龙蛇的漫去。空空回廊下,有什么迷散,迷散……在岁月的长河……梦里……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